主页 > F生活卡 >她这幺努力,下意识是要毁了整个家:《阿德勒谈人性》 >

她这幺努力,下意识是要毁了整个家:《阿德勒谈人性》


2020-07-02


个体心理学之父阿德勒出生于1870年,在他的着作中敏锐的观察到19世纪末20世纪初女性厌恶自己性别角色,导致引发精神疾病的现象。阿德勒发现,不管是投入婚姻或者投入职场,女性都有可能极度怨恨自己被迫承担的角色,但表面上却看不出来。

她这幺努力,下意识是要毁了整个家:《阿德勒谈人性》

阿尔弗雷德‧阿德勒(Alfred Adler)

译|林晓芳

  那些结了婚的女性,是不是代表她们自愿承担女性的角色呢?结婚其实并不代表女性一定认同自己的女性角色。有位三十六岁的女患者就是典型案例:


  她向医师说,自己有很多精神方面的问题。她是家中长女,父亲年纪很大,母亲个性霸道。当她的母亲还是年轻美丽的少女时,就嫁给了老先生。这点不禁让我们怀疑,她母亲结婚的动机是否和拒绝承担女性角色多少有关联。

  她父母的婚姻并不幸福。母亲管家时经常大呼小叫,不管他人高兴与否,全都要听她行事,老先生总是被逼到无路可退。女儿说,母亲甚至不允许父亲躺在沙发上休息。母亲把精力全用在维持家庭运作应有的「纪律」上。她觉得,强制执行纪律是应该的。

  这名患者小时候就相当能干,是父亲的掌上明珠。但是,母亲一直对她不满意,造成两人关係紧张。后来,母亲最疼爱的弟弟出生了,这使得她与母亲之间的关係更趋恶化。

  小女孩知道父亲站在自己这边,父亲在其他方面会再三忍让,但女儿如果陷入了不利的处境,他便会挺身而出。所以,她打从心底讨厌母亲。

  母女两人的战局僵持不下,母亲的洁癖,成了女儿最爱攻击的弱点。母亲的洁癖已到了吹毛求疵的地步,她规定家中女僕摸过门把以后一定要擦过才行。小女孩故意把家里到处弄得髒兮兮,自己也穿得髒兮兮,只要逮到机会,就破坏家中的整洁。

  小女孩发展出的个性特质与母亲的期待完全相反,这清楚证明了性格并非遗传。如果小孩发展出一些专门气死母亲的个性特质,这背后一定有计谋,可能是刻意,也可能是出于潜意识。

  她八岁时,情况依旧。父亲永远站在女儿这一边,母亲则老是板着一张脸,讲话尖酸刻薄,强制施行她的律法,时常责备女儿。她怀恨在心,好胜心强,说话特别喜欢挖苦母亲,故意找母亲麻烦。

  由于弟弟有心脏瓣膜方面的疾病,让整个情势变得更複杂。弟弟是母亲最疼爱的孩子,他以生病紧紧抓住母亲的注意力。父母与子女之间的互动明显出现障碍。小女孩就是在这种环境下长大的。母女之间的恨意至今仍未消解,关係恶劣到极点。

  患者后来莫名其妙得了精神方面的疾病。她用恶念对付母亲的同时,也折磨了自己,所以生病了,做什幺都不顺利。最后,她突然转而投入宗教,但却没有帮助。过了一段时日,那些恶念不见了,她觉得应该是药物起了功效,但其实应该和母亲被迫採取防御姿态有关。然而,那些恶念还是残留着,这点从她非常害怕打雷和闪电可以看得出。

  她相信,打雷和闪电是因为她问心有愧才出现的,有一天她一定会因为自己的恶念遭雷劈死。我们看得出,这时的小女孩有多想要从这种对母亲的仇恨中解脱。就这样,小女孩长大了,前程似锦。老师对她的评语是:「这女孩只想做什幺都会成功!」这句话对她影响很大,但这句话本身没什幺意义。小女孩把它解读成:「只要我想要,没什幺办不到。」她把这句话用来实践她与母亲之间的战争,两人关係愈趋恶化。

  女孩进入青春期后,容貌出众,已经到了适婚年龄,追求者众多。但由于她说话过于刻薄,致使每段恋情皆告吹。之后,她觉得只有一位男性吸引她。那名男子住她家附近,是个上了年纪的人。大家都很担心女子会嫁给他,但因为那男子搬离了,所以也没促成这桩婚事。

  她直到二十六岁仍孤家寡人。这对于她们刚搬进来的这个社区来说,是一件大事,没人知道是为什幺,因为大家都不晓得她的过去。由于她从小就习惯用激烈的方式反抗母亲,她变得愈来愈爱与人争吵,与人对立让她有胜利的快感。母亲的行为常常激怒她,而她也不断找寻其他方法製造胜利的快感。激烈的言语冲突让她得到极大的快感。从这当中看得出她的虚荣心,她喜欢唇枪舌战,这是她唯一可以打败对手的地方,她的「阳刚」特质在此表露无遗。

  在二十六岁那年,她认识一位很有地位的男士,他不但没有被她好辩的个性吓走,反而很殷勤地追求她。他表现得很谦虚、百依百顺。身边的亲人不断给她压力,希望她嫁给他;她只好不断对亲人解释,说自己很不喜欢他,不会嫁给他。如果我们知道她的个性,就不会觉得这有什幺奇怪。但是,连续拒绝了两年,最终她还是接受了他,她很有把握,相信自己已经收服了他,要他做什幺他都会听。她内心悄悄盼望,希望自己找到了父亲的翻版,一个会乖乖顺从自己意愿的人。

  她很快地就发现自己错了。婚后没几天,她的丈夫坐在房里抽菸斗,一派轻鬆地看报纸。早上出门上班,晚上準时回家用餐,要是晚餐这时还没準备好,就会小小抱怨几句。他要求她做到清洁、温柔、準时等等一些不太合理的请求,她没有料到要面临这些。她以为,他们的夫妻关係会类似她与父亲的互动方式,结果完全不是。

  她从美梦中惊醒。她对丈夫的要求愈多,丈夫不仅同意得愈少,甚至更常暗示她不要忘了自己是家庭主妇,结果反而令她更不想做家务。只要一逮到机会,她就提醒丈夫,他没有权利命令她做这些事。因为,她婚前曾经明白告诉他,她不喜欢他。但他却不为所动,照样对她下令,让她觉得未来一片黯淡。这位正直谦恭的男子在追求女方的阶段,沉醉其中,浑然忘我,一旦女子为他所有,那种沉醉感立刻消失。

  即便她当了母亲,夫妻俩还是一样不和。成为母亲的她又多了一份责任。这时,她与母亲的关係更为恶劣,母亲站在女婿那方积极袒护。待在这种砲声隆隆、战火不断的环境里,丈夫有时候不免错怪她,态度不够体贴;而女方的抱怨也不是每一次都是错的。丈夫的行为,是因为妻子太过冷漠所致;而女方的冷漠,则是因为她无法认同自己的女性特质。她本以为自己可以当个永远的女皇,悠哉度日,身旁有人听令于她。她只想过这样的生活。

  现在她能怎幺办?她应该和丈夫离婚,回到母亲身边,宣告自己战败了?她完全无法独立生活,因为没有人这样教过她。离婚对她来说是种侮辱,也有损她的虚荣心。她的日子很悲惨:一边是先生在批评她,另一边则是母亲持重砲轰炸她,要她养成乾净整洁的习惯。

  突然间,她变得爱乾净、爱整洁了!她会洗洗刷刷,一整天都在做清洁工作。好像她终于想通,总算把母亲多年来的教训听进去。看到情况突然转变,患者肯把书桌、装饰柜、衣柜清空打扫一番,她的母亲应该很开心,先生一定也很满意才对。但是,她好像做得走火入魔了。她长时间来回四处清扫,直到屋里没有半点地方需要刷洗为止。她打扫得相当卖力,所以只要有人弄髒了,她就会感到困扰。而别人也因为她过于卖力,感到困扰。当她将某样东西擦乾净,一旦被人碰触到,她就必须再擦一遍。而且,这件事只有她能做!

  那些无法认同自身女性特质的女性,最容易出现这种不停清洗擦拭的病症。她们藉由这种方式来抬高自己,爱整洁是她最高尚的美德,这是那些不常打理自己的女性所比不上的。她这幺努力,下意识是要毁了整个家。比起别人,她的家已经够整洁了。所以她的目的不是维持整洁,而是让整个家不得安宁。

  像这种只做到表面上认同女性定位的例子很多。这位患者没有什幺女性朋友,和其他人也处不来,更不懂得体谅他人。她的生活模式与我们预期的非常吻合。

  我们必须找出比较妥善的方法来教育女孩,培养她们良好的适应能力,以便面对未来生活。但是,即便在最理想的环境下,还是可能出现这种在生活中出现适应困难的情形。任何对人类心理见解深刻者,都会认为「女性地位卑下」这个论点是错的。不过,这个论点在这个时代有法律与传统在撑腰。在社会上,到处看得到这种错误的见解,我们必须提高警觉心,修正这种错误行为;我们必须对抗这种错误观念,不是因为我们对女性的尊重已经超乎常理,而是这种荒谬的见解否定了整个社会的运作原理。

  在此,我们顺便讨论另一种经常用来贬低女性的用词,「危险年龄」。所谓危险年龄,指的是五十岁左右的女性某方面的人格特质会变得特别明显。对女性而言,停经后的身体变化,象徵着她们失去了过去生命中所有的重要东西,痛苦的日子即将开始。在这种情况下,她们的地位岌岌可危,她们会比以前更努力,想尽办法来巩固自身地位。

  我们文明对人的看法是,人只有在盛年的表现才是有价值的,所以对于正在老去的人来说,尤其上了年纪的女性,在此时所遇到的问题会更加棘手。完全否定年长女性的社会价值,这样不仅伤害女性,也伤害他人。我们不能只从一个人在盛年的表现,来论定其价值。就算年龄增长了、活动力衰退了,在年轻力盛时努力达到的成就仍然是属于自己的。我们不能因为一个人老了,就把这个人从社会人际关係中的精神与物质层面除去。对女性做这种事,简直是侮辱与压迫。想想看,青春期的少女如果想到未来人生会变成这样,会有多幺焦虑。女性特质不会因为停经而消逝。而且,肯定的是,一个人的名誉与价值会超越时间

她这幺努力,下意识是要毁了整个家:《阿德勒谈人性》

书籍资讯

书名:《阿德勒谈人性:了解他人就能认识自己》 Understanding Human Nature

作者: 阿尔弗雷德‧阿德勒(Alfred Adler)

出版:远流

[TAAZE] [博客来]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