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U爱生活 >如果时装週无法重回菁英化,那我们该在意的应该是内容好坏而非名 >

如果时装週无法重回菁英化,那我们该在意的应该是内容好坏而非名


2020-07-02


如果时装週无法重回菁英化,那我们该在意的应该是内容好坏而非名

曾经,时尚圈的精英标準是难以达到的高,它的界定準则是美貌、瘦高的模特儿、高贵的服饰和一票难求的时装秀,趋之若鹜的人只能藉由杂誌和摄影集来一探究竟。多年之后,设计师和编辑们在多元性上奋斗,从种族、地位、性别和胖瘦高矮......等,力求其普及性。

引用自《Bof》的文章:时装公关巨头KCD总裁Ed Filipowski还记得他开始明白数位出版对行业造成影响的那一刻。那是在2000年代末的某场Gucci发布会,「我意识到,发布会后排发出的声音要比前排重要得多,」他说,「我发现事情开始变化了,一种全新的民主的声音响起了。」KCD公关副总裁兼KCD Digital的总经理Rachna Shah补充道:「突然间,时装发布会成了大众热衷讨论的话题,」社群媒体和网路的出现打破了这个藩篱,媒体网路化使得人们得以接触时尚圈,参与者和品牌在社群上面的公开分享成了犹如时装週的日记般,让人得以用不同角度观看这个产业。

如果时装週无法重回菁英化,那我们该在意的应该是内容好坏而非名

2013年,已故的设计师Oscar de la Renta当时希望他的参与者能够舒适的来看秀,免去不必要的推挤和闲杂人等,他告诉《WWD》表示:「当你为了很多人办秀时,便失去了意义。」其实任何人都可以在20分钟后在网路上看到它,但时装秀对行内专业的人能来观赏这些衣服是很重要的,「我感觉邀请目标群众是很重要的管理方式,也是非常文明礼貌的方式,为什幺要邀请这幺多人但跟我的衣服一点都没关係?」

话一出,《The Cut》也因当时纽约时尚周的赞助商有意想「筛选控管」入场限制而撰文讨论,其说法是为了让VIP嘉宾有更舒适的观赏空间和让后台访问有更多的时空间,进而想管制和避免人满为患的状况,使邀请函再度成为「真正时尚人士」的通行証,希望能排除闲杂人等,让场内再度回到过往。

想去的人进不来 不该来的人却进来

在这样的「时尚菁英化(讲白点就是减少座位人数)」的状况,就造成了一些问题,知名时尚顾问Jean-Jacques Picart在月前接受《vestoj》探讨时尚产业出了什幺问题时表示,「时尚的精英主义快把我搞疯了,举例来说,为什幺那些大牌子明明可以轻鬆容纳600人,却只开放250个位子?这点真的很困扰我......我意思是,如果你已有此规模的预算去创造让人有所深刻感动的事物,为何你不想分享给更多的人呢?对我来说这有些势利啦。」

他补充:「为什幺每个设计师都认为只有Anna Wintours、Suzy Menkes或Stefano Tonchi(《W》杂誌时尚杂誌总监)才是世界上最重要的?那那些日本记者或是韩国来的buyer千里迢迢带着热情与期待首度踏足巴黎的勒?为什幺要拒绝这些人?毕竟,她可能会在秀后爆发然后跟大家说她的遭遇。如果我们只邀请世界前排的这些人,我们看待时尚的方式将不会改变。这些人因他们的意见重要而被安排在这,但一切是司空见惯的。他们花时间在秀上却低头看手机。」

如果时装週无法重回菁英化,那我们该在意的应该是内容好坏而非名

此外,2013年,从Suzy Menkes和Tim Blanks首先出来发难指出,以「时尚马戏团(The Circus of Fashion)」谴责时装週场外的人。产业中总有自诩Influencer的人为求累积知名度和曝光度向品牌索取秀票或是到场外游蕩想藉「被」街拍或是「被」找去看秀而一战成名,甚至偷跑到场内鸠占鹊巢的新闻也屡见不鲜,时尚评论家Tim Blanks曾在2013年纪录片《Take Me Picture》中说道「年轻的部落客、街拍摄影师们,带着对时尚的热忱纷纷前入时装週前线,看似美美的照片一张一张出现,但其层级、标準、界线何在?甚至有着互拍互捧的行径,也让人不解逗人发噱。」

备受外界谴责的娱乐化、妖魔怪化的时装週,如今已成了某种「适者生存」新局面。如果没有「明星艺人」现场加持,又何须其他记者编辑在?部落客和明星艺人的出现便是因为能藉其知名度来製造新闻话题,让时装秀变的更生气蓬勃些,但受邀看秀成了殊荣,而殊荣引起了他人关注带起话题名气,在这层裙带关係之下,受邀者越是曝光品牌秀场,越是容易吸引了慕名的「闲杂人等」,交通和现场状况也跟着乱起来。

可参加时装週真的这幺重要吗?如果我们已无法阻挡这些投机取巧的人或是回到过去时装秀的辉煌年代,是否我们应更在意的是这些他们所呈现的内容?在《i-D》2013年的文章〈是否该杜绝时尚部落客看秀?〉,编辑Anders Christian Madsen给了这样的结论:「作为一个杂誌编辑,设计师偶尔会问你对于部落客的看法,像是他们该注意哪位部落客的评论以及他们应该邀请怎样的人?我的回答是:有知识的、讯息实用又会阐述脉络的媒体成员、曾客观研究过时尚,而不是在那边只会问自己是否能被街拍看到的人。」有名不是坏事,但要用对得宜。

如果时装週无法重回菁英化,那我们该在意的应该是内容好坏而非名



上一篇:
下一篇:


小编推荐